最近,本報開展的清明記憶活動,收到數百封讀者來信。參與者通過對親人的追憶,感恩有他/她。我們從中摘選了一些刊登,希望您把對往生者的思念化作熱愛生活的動力,珍惜眼前擁有的一切。
  母親溫暖的手為我理髮
  ——聞君平
  記憶中,從小到大我的頭髮基本上都是母親包辦的,她理髮純屬自學,從我出生後,她就摸索著給我理髮,而且髮型都很好。母親退休後有次不小心摔了腰,我才開始在外面的理髮館理髮,但大多數理得不盡人意。腰好些後母親又繼續給我理髮,後來她身體每況愈下,但還會在身體狀態好的時候坐在凳子上給我理髮,我能感受到她在理髮時愉快的心情,感受到她溫暖的手在我頭上熟練的翻剪。她經常念叨讓我吃黑芝麻,我就開始吃黑芝麻,現在我的頭髮比以前還真多了,可是她老人家再也見不到了,現在我的頭髮長了,她再也不能給我理髮了。媽媽,兒子想念你!
  穿旗袍的徐老師之殤
  ——魯遷
  7歲那年,我家從偏僻的農村遷到西安,我也轉學到西安上一年級。教我的班主任徐老師,像電影《花樣年華》里的張曼玉一樣,身著旗袍,美如天仙。我長得土裡土氣,穿著“稼娃”衣服,又說一口方言。同學們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我,嘲笑我。美麗又善良的徐老師看在眼裡,疼在心上。放學後,她專門為我開“小竈”,對口形練發音。就這樣,我的普通話大有長進,同學們也會送我一個崇敬的眼神。心目中的老師,在我幼小的心田起根發苗茁壯成長。初中畢業後,本可上高中,我卻像徐老師那樣報考了師範學校,畢業後實現了我當人民教師的崇高夢想……
  誰知徐老師40歲便英年早逝,我們大家得知後在操場上止不住放聲大哭。
  如果有來世,我還當她的娃
  ——王線玲
  我的父母家有兒無女,抱養了我,視我為寶貝。爸爸在我不到六歲時病故了,媽媽含辛茹苦把我帶大。等我有了女兒無法照看時,76歲的她又幫我帶孩子。由於年邁加之勞累,帶孩子時摔倒在地。從此躺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。我因工作忙無法照顧,只好忍著淚又不好意思地把她送回娘家。84歲病重的媽媽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我能守在她的身邊照顧她。每當我上班臨走前,她總是拉著我的手不肯放下,眼巴巴地看著我說:“娃呀,請幾天假,別上班了,媽沒幾天了。”媽媽養我疼我,在世時我卻沒有好好孝敬她。如果有來世,我一定還當她的娃。
  冬天公公去河邊溫泉洗尿布
  ——雷衛娟
  兒子出生後,冬天的凌晨,天還不亮,公公已經端著一大盆從河邊溫泉里洗乾凈的尿布回來了,天陰的時候,他坐在弄堂里,親自在火盆上烤乾疊平放在我們的炕頭。他總是問我,餓了沒有,餓了就立即開飯,不要怕麻煩,鎮上的人見了我都會開玩笑,你爸又買雞蛋去了,因為我早晚要各吃五個雞蛋。在兒子一歲半時,公公急性腦溢血去世了。每年清明我們都要回老家為他老人家上墳,在那可以清晰地俯瞰整個小鎮的墓地,我似乎看到了他忙碌的身影,每一次都禁不住流下哀傷的淚水。
  23歲的哥哥凋謝在最好的年紀
  ——周泓毅
  清明追思,格外想念我的“如花”哥哥——魏斌。一個月前的永別,真希望是一場夢!你的網名叫“如花”,你就像是一朵花,帶給世人芬芳。只是含苞待放,卻已凋零。你才23歲。曾幾何時,你還組織著“我當三天山裡娃”的活動,開著車在山裡考察,為山區的孩子們送去學費和物資。可如今卻已凋謝。上月初,我們還去參加你組織的公益植樹,“種下綠色,減少霧霾”,時隔不過5天,你卻去了,永遠地離開了我們!對你最好的紀念,就是把你所熱愛的愛心事業永遠地傳遞下去。
  外婆的夢想是一隻銀手鐲
  ——王孟偉
  善良、可憐的外婆離開我們一年時間了。外婆生前最大的願望就是能有一隻銀手鐲,可是直到外婆去世,這個願望始終沒有實現,這成為我一輩子的遺憾!我小時候最愛到外婆家去,記得印象最深的一晚上,白麵饃饃吃完了,第二天一大早我眼一睜,就嚷嚷著、哭鬧著要回家,不在外婆家住了。急得外婆催著外公到地里割麥去,外公滿頭大汗地背回來,一放下,外婆就馬上用擀麵杖棰下,一個人跑到碾子那,不知轉了多少圈,碾成了一些水分挺大的面,兩個小時後,香噴噴的白麵餅子給我端了上來,我吃了起來,再也不提回家的事了。外婆去世後,我才得知外婆的心愿。我便跑到縣城,到縣城最大的銀店,把一對最大、最厚、最貴的銀手鐲買了下來。但老家有講究,蓋棺後再不能打開,我最終也沒能幫外婆實現這個願望。
  註:感謝各位讀者的參與,本次活動已結束,未能在本報刊登的來信,將在華商網上陸續刊登。
  本報記者雷婧
  (原標題:天國的親人你們可好 對你的思念一刻沒停息(圖))
創作者介紹

草蜢

rt67rtfnh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